旧版 手机版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文化 -> 文艺荟萃
岁月深处的雨巷
2019-08-13    刘 霞    黑龙江林业报

  在夏日的雨中漫步,沿着年轮公园的曲径独自行走,心头飘过一丝丝惆怅。霏霏细雨淅沥着往事的容颜,在微醺迷离里,尘封的岁月清晰浮现出一种亲切的真。

  这条雨巷,早已破茧成蝶蜕变成美丽的生态公园。看园中芳草茵茵流淌着绿的风韵,花开嫣然弥漫着诗的芳菲。幽静雨路,轻回眸,在我身后的“千秋石”上,流年记忆的花朵,静静地开放着。林城,几十载沧海桑田的过往,在这方青石上,凝固成沉默的风景。


  光阴的故事在岁月里播放,脚下这片土地曾是我的旧居。低矮的砖房坐落在泥泞的郊区,袅袅炊烟摇曳着清贫的往昔。从家到学校是一条窄窄的土路,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。每天从小路这头出家门,到小路那端去读书,三五个同学结伴嬉闹来去,风雨无阻。春天路边的柳枝嫩绿时,我们喜欢折几枝在手里分成小段使劲扭,把树皮和细细的枝条拧得松动脱离了,便可以毫不费力地抽出白白的枝条只剩一段软软的皮,然后放在唇边吹出呜呜的声响,几个小孩子如捡到了宝一般,欢喜地一路吹着不成调的曲子,还不忘比赛下谁的“柳笛”吹出的声音最动听。那时的夏天,总觉得雨水特别多,时不时的天就阴沉了脸,伴着隆隆的雷声来场瓢泼大雨。卷着裤管穿着水鞋走在泥泞的小路上,漫天的雨雾小小的身影,每一步却都那么坚定不移。

  一条幽长幽长的雨巷,静静地卧着,上边铺着一层鹅卵石。只是不知道磨去它们凸凹棱角的,是旧日的足履,还是今日的细雨。我低头看看自已,当初没见过世面的女生,现在不也是千帆过尽,满面皱纹地归来了。谁问过墙壁上泥土之悲。迁离仍在轮回,陌生的路,更多的抵达是落脚在读过的书页上。翻开,是记忆里扬抑的色彩,看着它们就如同行走在时光的黑白琴键上,一支舒缓的歌在心田奏响。而今,那些砖房早已拆迁,居民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楼房。五十六载春秋,林城旧貌换新颜。我在林城的年轮里剪下流年的光阴,我在细雨纷飞的六月里挥洒怀旧的情思。林城走过的痕迹,散落在远去的时光里。

  如今,森工林区停止商业性采伐,要让大森林休养生息,但是森林工人的故事不会停止,森林工人为大山所做的贡献不会被忘记,就像“千秋石”的彩绘,将永远刻在人们的记忆里,带着森林工人的精神,薪火相传,生生不息。

  光影的流动带走着太多过往的记忆,一朵花,一首歌,一片叶,一张照片甚至一个美好的梦。城市里,只有深细的小巷还留着市民的气息,留着他们人性化的细节和韵味。

  

  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网站地图  
   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:0451-82622425 邮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: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:2300000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