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版 手机版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文化 -> 文艺荟萃
母亲的大衣柜
2019-08-13    马辉    黑龙江林业报



  母亲快八十岁了,饱经风霜,但精神矍铄,满脸皱纹的脸上,挂着慈祥的笑容。母亲生活很节俭,精打细算过日子。在她的房间里,有一个三开门的大衣柜,一个老式的炕琴(装被褥的大橱柜),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。

  那些衣服,都是我们姐弟几人穿过的旧衣服,很有年代感,有几件还是我小时候穿过的,都有半个世纪了,成了古董。我劝母亲把这些破旧的衣服扔掉,可母亲说什么也不肯。还经常望着这些衣服发呆,嘴里喃喃自语:“多好的衣服,多可惜啊!”我知道母亲不是怀旧的人,她留这些衣服不是为了纪念什么,她纯粹是被贫穷折磨怕了,母亲总是说“三穷三富过到老”,她总是怕日子再回到从前,她要留这些衣服应急。她还常常给我们忆苦思甜。

  我怎么会忘记童年的苦涩呢?上有老下有小的八口之家,只有父亲一人上班,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。我们吃的是玉米面饼子,喝的是玉米面粥,只有在生病的时候,才能吃上“病号饭”,一碗炝汤面条,或者一个罐头,说也奇怪,吃了“病号饭”,病就立竿见影地好了。

  还记得小时候,我最盼望过“六一”儿童节,又最怕过儿童节。我们班有一半的学生是买不起白球鞋的,其中就有我一个。我们只好把白粉笔,涂在蓝球鞋上,勉强应付过去检阅,一上场跑赛,涂在鞋上的粉笔就跑掉了,破旧的蓝球鞋露出原本沧桑的面孔,让人觉得难为情。

  那时候,我们姐弟穿的衣服,几乎都缀着补丁,老大穿小了,老二接着穿,老二穿破了,补一补老三再穿,那是真正的“乞丐裤”。即使破的不能再穿了,母亲也不会把它扔掉,而是很仔细地把它拆成一块块儿碎布,洗干净,晾干压平,然后打成一块块的袼褙,做鞋,纳鞋垫,物尽其用,一件衣服发挥了它最大的作用。只有在过年的时候,我们姐弟五人才能穿上新衣服,而祖母、父亲、母亲过年时也常常没有新衣服。那时的布料颜色基本上是北京蓝、工人灰、军装绿,单调的碎花平纹布,林场的孩子穿的几乎是一样的衣服。

  有一次,林场的商店破天荒进了一匹大绒布,枣红色的质地,点缀着朵朵粉色的小花,漂亮极了,摸上去毛绒绒的,很温暖。林场的大姑娘、小媳妇儿都喜欢,不管是有钱没钱,有布票没布票的,都跑到商店里看热闹。人们还排起了长队,买到的笑逐颜开,一副骄傲的样子。买不起的,或者没买到的,垂头丧气,以羡慕的眼光,看着买到的人们。我很意外,平日里省吃俭用的母亲,竟然也买了,用了几个晚上,在昏暗的灯光下,一针一线地为我缝制了一件上衣。我高兴极了,那是我第一次穿这么好布料的衣服,母亲说那件衣服需要5块多钱,而当时父亲的工资只有30几元。那件衣服我穿了整整三年,小的穿不进去了,才给了妹妹。后来妹妹又穿了两年,袖子上也缀上了补丁,妹妹也穿小了,母亲便把这件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的,叠得整整齐齐的,放到了她的大衣柜里,说要给我们的孩子穿,这件母亲一直视为珍宝的衣服,始终没有送出去。我们姐弟几人的日子过得还不错,况且我们的孩子都是独生子,别说孩子不喜欢穿旧衣服,就是我们也舍不得让孩子穿带补丁的衣服,新衣服都穿不过来呢。

  有一次我的女儿买了一条牛仔乞丐裤,母亲看着满是破洞的裤子,很心疼地说:“花钱买条破裤子,太不值了。”女儿不以为然地说:“姥姥,这是时尚。”母亲不解地说:“我不懂时尚,好好的裤子剪成了破洞,这是作孽啊!”

  我们60后这一代,都是在贫穷中长大,长期的缺衣少食,使我对新衣服有一种特别的渴望,但理智还能控制住欲望,不该买的衣服很少买。而我们的下一代,那些90、00后们,生下来就掉进了蜜罐子里,祖国的经济飞速发展,物质丰富,大河水满小河流,我们百姓的生活也富裕起来了,吃的饱穿的暖玩得好,孩子们穿的衣服都是自己喜欢的,他们的脑海里几乎没有贫穷的概念。

  更让人欣慰的是林区的每一位老人,到了退休的年龄,都有了养老金,养老再也没有后顾之忧,老人们都快乐地生活,儿女们也能安心工作了。母亲虽然有退休金,但依然很节俭,依然固守着她的大衣柜。我懂,她是想让我们不要忘记过去的苦,珍惜现在的甜!

  我们的祖国经历了风雨坎坷,从贫穷走向富强,迎来了70周年的华诞,我为祖国感到自豪,我们要撸起袖子加油干,实现中国梦。我相信:祖国的明天会更加灿烂辉煌。

  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网站地图  
   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:0451-82622425 邮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: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:2300000013